中国动物保健影响力品牌

Influential Animal Health Brand In China

聚英才兴世纪伟业,塑精品安天下生灵


02

2017

-

03

兖州一养殖户鸡苗12天死亡1/3

作者:

兴安药业


兖州大安镇养殖户钱齐尚,正月初六从当地一家种鸡场进了6000只肉鸡苗,从当天开始就出现死亡,到第12天时,已经死了2000只。眼看控制不住死亡,钱齐尚把全部鸡苗都处理了。找种鸡场包赔损失,种鸡场表示照顾性地给钱齐尚补2000只鸡苗,如果不满意可以到法院起诉,或者到有关部门开种鸡场有责任的证明。这可难倒了钱齐尚。

        兖州大安镇养殖户钱齐尚,正月初六从当地一家种鸡场进了6000只肉鸡苗,从当天开始就出现死亡,到第12天时,已经死了2000只。眼看控制不住死亡,钱齐尚把全部鸡苗都处理了。找种鸡场包赔损失,种鸡场表示照顾性地给钱齐尚补2000只鸡苗,如果不满意可以到法院起诉,或者到有关部门开种鸡场有责任的证明。这可难倒了钱齐尚。
2月14日,钱齐尚几乎眼含泪水,向记者说起自己的遭遇。
养殖户:
      6000鸡苗两周淘净
      钱齐尚养肉食鸡10年多了。通过中间商宋学东介绍,他正月初六从一家种鸡场以3.1元/只的价格,进了6000只肉鸡雏。饮水、开食、保温……老钱忙得不亦乐乎,没想到鸡雏当天就开始出现死亡,前5天就死了500来只。老钱慌了神,赶紧解剖了死鸡,发现鸡雏心上长了肉芽,肝上也有白点。第4天就给种鸡场和经销商联系,让他们赶紧来看看。种鸡场说,让先把死雏烧掉,也没来人看。
        第6天给小鸡做防疫,死亡达到了800只。在经销商的催促下,种鸡场的一个负责人第9天终于来了,还带来当地畜牧局的一位李姓技术人员。
        这位技术人员直接从网架上拿了几只活雏解剖,结论是细菌感染,还得再死亡20%,3天过后就会好了。
        那时,钱齐尚进的6000只苗,已经死了900多只,远远超过了业内规定的2%。当时钱齐尚请那位李姓工作人员给开个死亡证明,李没答应。
        钱齐尚说,种鸡场来人后,鸡苗死亡率不但没有降低还增加了,采食量只有正常情况下的一半多。上午刚刚捡出死的,过两个小时就又有打蔫的,到下午又捡出好几十只。看那样子,这批苗根本就喂不下去。到第12天,已经死了2000多只,剩下的站着呆立、趴着不能动的占了七八成。眼看喂不下去了,钱齐尚索性全处理掉了。
         在这期间,中间商一直跟种鸡场联系,种鸡场迟迟不给回复。最后,种鸡场给了一个惊人的答复:补偿2000鸡苗,分2次补给。
钱齐尚说,种鸡场这个答复实际上没有任何价值:必须再从这个种鸡场继续进鸡苗,第一次少收1000只苗钱,第二次少收1000只苗钱。
         “记者同志,你说,这个种鸡场鸡苗这个样,我还敢再进吗?”钱齐尚说,这批鸡苗钱是18600元,买回来侍弄又花了煤气5000元,打针料钱1200元,电费是300元,不算人工,这就是3万多元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想让种鸡场赔钱,苗我不要。鸡苗质量这样差,种鸡场该赔全部苗钱。”钱齐尚通过中间商给种鸡场说了自己的要求,种鸡场答复说,如果有相关部门的证明,证明这批鸡苗是种鸡场的责任,种鸡场就不仅赔偿苗钱,还承担全部损失。否则,就只照顾性地补给2000鸡苗。“那天,畜牧局工作人员在场不给开证明,你说,我鸡苗都处理了,现在到哪里去开这样的证明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政府部门像畜牧局应该有明确规定,鸡苗什么情况下出现死亡,应该种鸡场承担责任;什么情况下,属于养鸡场户的责任。”老钱说出自己的期盼,“养鸡人相对于种鸡场等企业来说,是弱势群体,应该有个说理的地方。”
种鸡场:
        补鸡苗也是照顾养殖户
        钱齐尚进鸡苗的这家种鸡场,就在兖州城南。2月20日,针对钱齐尚这批鸡苗的问题,该种鸡场一个负责人对记者说了两点:一是同一批的鸡苗只有钱齐尚一家有问题;二是如有证据证明是种鸡场的责任,愿意承担一切损失。
        这位负责人说,正月初六那天,该场一共出了44000只鸡苗,其中新泰的程继孝(音)要了4200只,与钱齐尚的是一车。当天还发给成武9000,新泰24600多。除了钱齐尚,其他几户都没给种鸡场反映鸡苗质量有问题。为了证明自己所言非虚,这位负责人提供了同一天接鸡户及经销商的电话。
        这位负责人说,按照该场的规定,种鸡场保证无合同养鸡户的鸡苗成活率为100%,在7天之内的伤亡实行以苗补苗,也就是说,这批鸡苗死多少,到下批再上苗时补多少苗。为了保证百分百的成活率,孵化场装箱时100只苗一箱,一般每箱多放2只,这两只称为“路耗”,也就是说,养殖户收到苗时即使这两只都死了,还有100只。
         这位负责人说,钱其尚这批鸡苗,中间商到第7天才给种鸡场打电话,第9天自己和畜牧局技术员去看了,解剖后确定是沙门氏菌感染。当时看了养殖户用的药,也对路,所以也就给他说,再过3天就能停止死亡。谁知道,第13天,养殖户给种鸡场打来电话,说不养了,要全淘汰掉,让种鸡场过去看。种鸡场说,我们已经看过了,你不愿意养,就别养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过后,中间商给我们打电话说赔偿的事,我们种鸡场按业内规定是包前7天的死亡,当时我们去的时候,他说死了900只,我们同意补这些苗,在养殖户的一再要求下,种鸡场同意再给1000苗,这都是照顾养殖户。其实没有证据证明是我们的责任,平白无故地我们种鸡场搭上6000多块钱。再说了,只要不是禽流感,就没有必要淘汰。”这位负责人说。
         给老钱介绍这批鸡的中间商宋学东,本身也是个养鸡户,自己家里养着10来万只肉食鸡,在养鸡的同时捎带着给附近的养殖户进苗,进料。2月15日,给记者说起这件事,她既气愤又无可奈何。
         宋学东说,老赵养鸡10来年了,养的鸡不孬,自己也没少给他上苗,这次的苗就是和往常不一样。刚上了鸡两天他就给我打电话,说鸡太弱,死了不少。我也没少给种鸡场联系,种鸡场不承认是自己的苗有事,说同一批同一天给了4户,为什么别人的没事。我问他那天上苗的鸡场,他给说了几个名字。我给其中两个认识的打了电话,一个说根本就没上鸡,一个说鸡雏弱,但伤亡不太大。
省畜牧局:
        能鉴定但不能归属责任
        “这批没证据了,下批再碰到这样的事怎么办?我们养殖户只能认倒霉吗?”钱齐尚的话,道出了养殖户的无奈和困境。
        2月22日,记者到山东省畜牧局对类似老钱这样的养殖户如何维护自己的权益,进行了咨询

鸡苗大批死亡,大肠杆菌,沙门氏菌